云上-网页-12
云上-网页-14
IMB_yclYZB
作者:高一点
指导教师:肖虎
联系邮箱:595910550@qq.com


著名艺术史学家汉斯·贝尔廷为“脸”所著《脸的历史》无疑是一个不落窠臼充满冒险的尝试。书中系统地总结了“脸”在人类历史上的诸多形态,总结出“脸”和图像之间的张力作用,及脸—镜像—面具之间连环相扣的对应。受制于出版年代,书中对于当下媒体脸新范式、面部识别技术等“脸”的当代属性的研究却几乎尚处空白。 
“新媒体脸”以“脸”表达“自我”追求“自由”,在丰富杂多的表象下呈现出趋同性和单一性,可见人们是按照各种社会规范和期许来塑造表达自己的,由此显现出生活的悖论。“人脸识别”基于人脸特征和人的身份、性情和本质的唯一对应性,现代数码技术的发展使人脸特征成为一系列数据组合及算法,同时也消解了这种对应的唯一性。由此显现出生存的悖论:人们越追求自我和本质,自我和本质越是远离人们而去。
两种“脸”的新范式所昭示的两种悖论,显现着人类新的生存困境。


序2
文字1-02

“在近代,即使当一个人私下照镜子的时候,社会规范依然在发挥作用。照镜子一方面是为了服从社会规范,同时也是为了满足人们心中的一个隐秘渴望:与真实的自我相遇。只有在“二者构成的张力”下,才会产生Sabine Melchior-Bonnet所谓的“自我体验”.甚至镜子前的自我也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时刻感受到来自社会的注视和监控。“注视自我的权利屈从于伦理规范”,观看者屈从于一种已被他/她内化了的审查制度。” 
——《脸的历史》 汉斯·贝尔廷 

The roles of the ego were bound to behavioral norms of a society; in the modern period these persist in front of the mirror. This mirror served as a medium of social adaptation and also as a vehicle for the secret wish that one might here encounter the self. To quote sabine melchior-bonnet, this “ tension between both” produces the experience of the self. Even in front of the mirror the self is not alone, but feels itself observed by society's gaze. “The right to gaze upon oneself was subject to moral controls.” Here observers were subject to censorship, which they had already internalized. 
-Face and mask: changing views 
 Hans Belting
红标
IMB_wL5obw
新媒体脸

媒体是信息传输的介质与载体,一旦某种新出现的信息载体具有了一定的受众,这种载体就可以被称为“新媒体”。媒介的多样性促使当代发声权不再只掌握在官方或其它权威、主流媒体手中,新媒体的产生使得自媒体发展成为可能。智能手机、便携式摄像机的出现,为人类随时随地将自己的身体诉诸图像并飞速传播提供了技术基础。
 “新媒体脸”的出现模糊了传统对“脸”消费时看与被看关系。新媒体场景下,大众脸不再是与名人脸完全对立的无名脸,大众面部的匿名性被消解,每个人的脸都可能在大众媒体上传播。而这些不断涌现的“素人脸”往往不具有大众媒体的精心包装,不再遥不可及且可以沟通并取得反馈,它的传播过程更加个性化,遵从于脸主人所想展现的面容。
推导1

 新媒体技术的发达让人们用“脸”来表达自我成为可能。
 
 “脸”的表达千千万万显现了人们表达“自我”的“自由”冲动和需求。

千千万万的“脸”的表达在表面的杂乱多样中又显现出千篇一律。
马夸特
美国整形外科专家Stephen Marquardt利用黄金比例建立了一个理想中的容貌,称之为“马夸特面具”,并且宣称马夸特面具适合所有的人种来检验是否属于完美脸型。 在媒体时代,我们被脸性面具所吞噬。人们通过整容或者更简单的美颜滤镜来追求一个社会规范幻化出来的完美面孔,最终在社交媒体图像中呈现的脸,已经不是我们真实脸的镜像与记录,而是人们自己制造的符合心中标准、适合在公开场合展陈的面具。






前期调研
排版-12

通过线上调查,笔者收集了140份关于社交网络美颜软件使用的问卷样本,对大众使用美颜软件进行面部修图的原因、心理进行调查,并选取其中部分受调查者根据Openface定位点绘制自己的面部轮廓和“理想轮廓”并与马夸特面具进行对比,以此获得一个新的“完美虚拟脸”样板。最终将调查结果以书籍的形式呈现。
封面设计
排版-13
书籍装帧采用变形A5上端胶装锁边,更适合手持向上翻阅。
封面采用镭射反光材质,在图案上进行一定的变形,中间区域具有镜面效果。
内页设计
排版-15
#1:受访者照片 
#2:根据定位点提取面部轮廓 
#3:修饰后的“理想轮廓” 副页可向内翻折与主页重合,对比两个轮廓的差异。
装帧结构

副页为半透明硫酸纸材质,每个受访者案例翻折出来后重叠呈现“完美虚拟脸样板”
排版-14
辅助AR

通过辅助AR特效受访者可以自己制作自己的面孔对照样本。 
#A1:原始镜头采集数据点 
#B1:“理想轮廓”采集数据点 
#A2:原始脸部轮廓 
#B2:修饰后的脸部轮廓 
#MASK:马夸特面具层
排版-22
排版-21

面对镜头点头即可在两个采集模式中切换
 
*脸部轮廓编辑可在平台自带效果中进行修改。
IMG_2698
打开抖音App扫描二维码或搜索
【马夸特之镜】
即可体验AR滤镜,创作短视频
IMB_EfPuVq
蓝标
IMB_vFGKwE
人脸识别
人脸识别研究始于20世纪60年代,80年代后随着计算机技术和光学成像技术的发展得到提高,直到90年代正式进入应用阶段。人脸识别技术通过特定的技术手段和方法,对含有面部特征的载体例如照片、影像进行处理,来识别或认证特定自然人。而在实践应用场景中,人脸识别技术的功能又可以被分为“验证”和“识别”,相对应的,“脸”的内涵也相对应的体现为“身份”和“个性”。
 “验证”主要是通过面部信息比对来确定自然人的身份,作为社会管理的辅助手段,在这种情况下,“脸”的含义只需要认证到此人是具体的某个人即可。“识别”则是用来分析某个特定自然人与他人的区别,指出其所具有的的个性。当代人脸识别技术通过特定的算法对“脸”进行分析,来判断一个人的特质,这与所谓的“面相学”具有一定的关联性。
排版-16

“人脸识别”基于人脸特征和人的身份、性情和本质的唯一对应性。
现代人脸识别技术可以保证这种对应性,使人脸特征成为一系列数据组合及算法。
 一系列人脸特征的数据组合和算法可以无限复制,从而打破了人脸特征和人的身份、性情和本质的唯一对应性。
反识别迷彩
排版-09

当人脸识别、面部ID随着科技产品进入了我们的生活,随之而来的信息档案安全问题,用户隐私保障问题同样是“脸”在当代的延伸场景。
 我们的“脸”被遍布城市的摄像头轻易捕捉,“脸”变成了一个数字化面具,当现代技术使其可以具备“脸”本身的职能时,作为人的天然特征的“脸”以及“脸”和人的本质间的联系就变得更加模糊了。
人们的自我无处遁形,此时是否需要一个“虚假”的面具来保护我们的“真实”?
ar特效png

基于EffectsCreator平台,通过摄像头取景框抓取动态人脸,与Openface面部定位点对比,生成反面部识别的数位面具层覆盖在动态人脸上。
排版-08
排版-10
排版-11
扫描二维码或搜索特效进入录制界面,人脸出现即可激活前景效果。
面对镜头左右摇头即可激活面具出现特效,面具出现后用力眨眼即可解除面具效果。
IMB_OkiUAC
演示效果
玩具
排版-26
由于滤镜主题涉及敏感元素无法在抖音特效平台公开上架以供体验,敬请谅解!
THANKS






作品中使用的部分图片、视频素材来源自Pexels
AR特效演示视频来源自EffectsCreator平台内置视频素材
感谢俄罗斯工程师Grigory Bakunov及本土艺术家林琨皓有关“反识别迷彩”作品的启发
感谢Susu Nousala教授的研究Mask and Identity:A discussion on body image in the developm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在主题上的引导和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