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网页-13
云上-网页-14
qrf
作者:林菲
指导教师:张亚杰
联系方式:微信
联系方式:lamfay
从人类的诞生之日起,便出现了各式各样的选择。在科技日益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下,新媒体呈多样化趋势,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人们接受每日着大量的碎片式信息,在丰富知识量的同时,也让人们的大脑不停的思考、分辨。信息量的增长给人们提供了更丰富的可控选择的选项,从而导致影响选择的因素也随之增加。与此同时,当今信息时代下焦虑的问题围绕在人们身边,如何减轻焦虑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本文针对信息时代下人们的焦虑进行浅析,而本设计作品以情感化设计的手法为中心,唤醒信息时代下网络快餐文化人们专注思考的本能,为焦虑的本质进行思考。
云上-网页-24
选择是一种个人自由和自我造就,选择的意识有益于为人们打开思维空间去想象未来,但是面对选择时人们往往过把选择关联到损失和风险中,因为损失和风险往往不可预测,同时在信息时代的背景下,人们能够轻易的了解到他人对此的看法或经验,在思考的同时能够获取大量的信息,拥有这种大量信息的平台后人们往往会产生过度依赖,受到影响产生自我否认,焦虑感也随之而来。
云上-网页-22
屏幕快照 2020-05-17 下午4.05.49
以“如何减轻焦虑”为关键字词在网络上进行搜索,可以看到多数解决办法有:冥想、放松心情、通过日记让紧张的心情得到放松等。但这些都无法从根源上减轻焦虑问题。设计本身是以人为本的,在减轻焦虑的问题上,把人们内心因为焦虑产生的纠结情绪通过一个课题的装置来使人集中注意力,通过手部的运动和直接的触感,以此提升人们在思考问题时的注意力,例如有的人思考时喜欢转笔。如何主观为客观,化被动为主动是本文探讨的内容。在如今这个节奏日渐加速的时代,以一种简单高效的方式减轻焦虑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云上-网页-21
以机械密码锁的原理为基础的尝试,笔者从机械密码锁中受到启发,其运行的方法是随机转动轴承获得某种数字的排列,从而得出一个结果(即对或错)。“没头绪再见”装置设计》并非是帮助人作出决定,只是辅助人作出决定,于是可以联想到机械密码锁,人为的转动得出密码,输入正确从而打开锁,这与日常家庭生活中的做决定有着某种抽象的相似,同样的经过思考得出答案。
研究依据
纽约神经科学家安妮·邱吉兰德(Anne·K·Churchland)在Nature Neuroscience期刊中发布的一篇文章提到,坐力不安(fidgeting)是指与你手头工作无关的任何小动作,她提出人们总在坐立不安时(fidgeting)做出咬指甲、抖腿、在纸上随手涂鸦等小动作,她指出人们在思考时做小动作是对注意力的集中有帮助的[[[] Anne·K·Churchland.A new spin on fidgets[J].Nature.2019(1)]]。Fidget to Focus一书的作者,临床心理学家罗兰·罗兹教授(Roland Rotz PHD)是研究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专家,他认为多动是身体帮助集中精力的自然方法[[[] Roland Rotz PHD.Fidget to Focus[M].iUniverse, Inc.ISBN: 0595350100..2005.5]]。用户只需简单操作,即拿在手里转动“没头绪再见”装置的三个转轮即可,转动时转轮外环内部会与内环的卡扣摩擦发出轻微的声响,以达到焦虑时集中注意力的目的。这种由主观意识发起的坐立不安(fidgeting)对比无意识的坐立不安(fidgeting)来看更加能够使用户专注于思考问题,减轻焦虑。以焦虑为课题思维研究遍布在各个领域中,如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巴里·施瓦茨在他的著作《选择的悖论》中提出选择过多不仅使人们做决定的过程更艰难,因而感到更沮丧;心理学层面中为自闭症人群发明了“指尖陀螺”,用以自闭症人群的注意力集中治疗,成效显著;哲学家普遍认为焦虑是人与神的区别;设计领域中则侧面体现在沃尔特·格罗佩斯的建筑设计,是去除所有不必要装饰品,只留下必要的结构,去除多余的选项只留下必要的选项,以极简中的极简主义闻名。
《“没头绪再见”装置设计》中去除了视觉化的符号形象,只保留产品的基本结构,使用户降低对产品本身的注意力,让《“没头绪再见”装置设计》成为一个“空白的工具”。
0001-02
0001-03
0001-01
qr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