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网页-13
云上-网页-14

千岛恐惧幻想曲

封面
作者:周靖雨
指导教师:魏东
电话:18810882175
微信:GCD192171CHINA

        在贵州,有18个生活了千百余年的世居少数民族,各民族在迁徙、流动的过程中,逐渐形成“大杂居,小聚居”的分布状况,有着各族不同的文化,从而形成“文化千岛”的现象。现今和平的大环境和经济快速发展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中青年少数民族族人前往大城市生活工作,而族群中的年长者们逐渐逝去,且由于当地历史原因、经济发展、政府管理、宣传推广、市场营销等方面出现滞后、偏离等问题,导致各民族的文化和技艺不断流失,无人继承和关注,逐渐埋没。因此,贵州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传承急需开展文化创新和转型,结合当下文化、经济、政策发展的新趋势,开辟一条新的贵州少数民族文化发展新道路。本文将从贵州少数民族的历史发展,当前存在的发展问题进行浅析。并在作品中以超现实主义手法所蕴含的专注于“纯粹的内在对象”为主旨,运用“梦境”般的潜意识心理,以摄影为基础,结合数字合成的方式,表现贵州少数民族文化发展所存在的问题。

云上-网页-24
        由贵州省人民政府参事、贵州师范大学国际旅游文化学院院长张晓松教授撰写的《符号与仪式—贵州山地文明图典》的序言中说道:“贵州文化如果从文化样式上来说,是一种保存比较完好的古代民族文化现象。它的基本文化特征在于,这是由贵州多个民族共同创立的、多元性的和以“万物有灵论”为特征,以“恐惧”为内核的古代文明。正是这些独特的现象,将贵州文明的特色凸显出来,并使贵州文化成为了一个可以自我界定的文明形态。”

千岛:多样化与整体性并存

        “文化千岛”是一个对贵州山地文明现象的比喻。 “千”代表“众多”,“岛”的本义是“海洋里面积比大陆小的陆地”,也代表了贵州蕴藏着多种多样的文化现象,形成了“千岛”一样的山地文化景观,多种多样的文化体系共同构建起贵州山地文明的根基。

        贵州少数民族文化的特殊性之一在于多元性,在中国,基本是没有一个地区可以像贵州一样生活着如此众多的民族,尤其是18个世居的少数民族。每个民族都在用各自的方式来生活生产,也造就了各自独特的文化形态和表现方式。更加与众不同的是,贵州各民族之间的文化是以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方式存在,保持独立却也不侵犯他族,这也是多元化中的特殊性,这一切无论是本土还是外来文化,西方或东方,古代或现代,汉族或少数民族,都共同构建了独特的“贵州文化”。但也因此,贵州文化的符号形象未能如巴蜀、滇藏等地区如此鲜明,因为没有一种文化能够单独代表整个贵州。没有主次,没有差距,没有等级,包含了自身的自然形态信仰,外来的中西人文信仰,这是一个所有民族文化共同构建的空间,各民族上至一个民族族群,下至各个支系村寨,都有着各自的独立性,鲜明性,多样性,同时也保持整体性,同源性。以苗族支系为例,下分“果熊”、“蒙”、“木”、“嘎弄”、“姆”、“嘎闹”、“戈莫”、“莫”、“们”、“满”、“毛”、“答蒙”、“蒙娄”、“喇叭苗”、“阿卯”、“小花苗”、“角角苗”、“黑苗”等支系。放眼贵州,诸如苗族的民族文化形态比比皆是,从而造就“文化千岛”的现象。

恐惧:自然力量与外敌威胁

        贵州气候不稳定,灾害性天气较多,自然灾害频度大,自然地貌导致山地贫瘠,水土流失严重,植被生长困难,因此对农业生产危害较大,对人类生活环境也造成巨大的影响。因此人们对于大自然尤其是百年以上的树木格外珍惜,甚至奉为本民族的神灵,而这一传统和精神,至今仍然保留,以此保佑族人能平安幸福。以苗族为例,“枫树生人”——传说枫树创造了蝴蝶妈妈,而蝴蝶妈妈产下十二枚蛋,最后孵出的一个就是苗族的祖先姜央,苗族的历史便是从枫树的神话起源的,“姜央”在苗语里是“村寨之根”的意思,也表现出早期人类将动植物视为其祖先神灵的图腾崇拜文化特征,而在其族群中,任何人若对枫树有不敬甚至是破坏,都将遭到不同程度的惩罚和诅咒。而苗族人在迁徙过程中,也以枫树苗是否能成功栽种并成长,作为在该地区建立村寨的决断,所谓“未立寨子先栽树”。从树木到山水,贵州山地民族都相信大自然的神秘力量可以赐福于他们,同样也可以降祸于他们,众多的祭祀供奉仪式表现出山地民族对于万物的恐惧和敬畏,即“万物有灵”,而巫师的角色便是人与自然以及神灵沟通的桥梁。山地民族对山水的崇拜依恋和敬畏恐惧,是因为大自然给予山地民族安全感,也是因为大自然神秘的力量,因此,长期生存在贵州的特殊地貌中的少数民族,对于身边的环境,便逐渐诞生了对大自然的“恐惧”。

        除了自然环境的影响,另一大因素,便是迁徙历史。以苗族为例,共经历了五次大规模的迁徙,第一次约在若干万年前的原始初民社会,大迁徙以发源地四川延长江向东迁徙到长江中游的北岸江汉平原和南岸洞庭彭蠡,生产环境良好,但由于向南入侵的羌人势力浩大,为躲避战乱而迫使向东迁徙。之后因与南方的炎帝族产生了矛盾而被迫第二次迁徙,在蚩尤成为领袖后,又与黄帝族发生冲突,后被炎黄两族共同击败,蚩尤战死,群龙无首,屡战屡败而由南向北迁徙。第三次迁徙在蚩尤战死多年后,各族群长途跋涉退回南方,建立三苗部落联盟。第四次迁徙由于唐尧惧怕三苗,从而将其分裂瓦解,从此向各个方向迁徙分散。第五次迁徙分途回归,却在途中屡屡遭武装抢夺,屡战屡败,又被周王朝视为隐患,不断打压,后有东汉王朝进剿,不断逃离迁徙直至宋朝期间到达广西与贵州地区,之后元、明、清时期也不断遭到剿灭,但未离开西南地区,直至20世纪,才真正安定。常年的征战、逃难、迁徙虽然让苗族人日益坚强,却也对其生存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对外敌的入侵感到恐惧,而大山深谷便是他们的庇护所,面对外界王朝和异族的追杀讨伐,苗族人必须想尽办法以求生存,而这也是贵州少数民族共有的、最初的“集体无意识”的来源,久而久之,对于外界和自然的恐惧变化成了一个抽象的精神内核——恐惧意识

        因此可以解释,为何少数民族世世代代深居大山,不走向外界,断绝对外联系,如此珍惜敬仰他们的自然资源和远古祖先,至今仍保留例如巫师鬼师的宗教信仰,傩戏表演佩戴面具等习俗。正因“恐惧意识”,从而造就了他们独特的历史、文化、习俗、信仰和如今完整的文化形态。

《千岛恐惧幻想曲》的意义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环境下,“真善美”等理想道德观念,是中华民族始终坚守的优良传统,但社会性的问题总是客观存在,形而上学的“真善美”观念包装了诸多现实问题,使社会无法看清其背后的真相,也无法解决问题。前文所提,贵州少数民族的“文化千岛”与“恐惧意识”,都是贵州少数民族群体的文化特征和内核,而由于他们民族的文化特殊性、自然地理、历史政治、经济商业等因素,对当下的少数民族文化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甚至是破坏,表面对外营造的都是“大好河山、能歌善舞、热情洋溢、美酒佳肴”的文化形象。当下的贵州少数民族文化形态因其社会文明的脆弱和边缘化,以及外来文化的侵入,民族仪式已经变成商业节目,部分文化发展形态如戏子一般哗众取宠,人们对于商业模式下的少数民族文化所传达的歌舞升平已经习以为常,难以走出“舒适圈”,也就不以为然,任其随波逐流。长者逝去,和平却又激烈的社会竞争让青年走向现代化都市,却鲜有人愿意回到家乡继承和发扬其传统文化,虽然这是自由的选择,却也会带来文化瑰宝遗失的危机。一个文化象征只仅限于喝酒、唱歌、跳舞,却忽视其历史根源的民族,未来必定会消亡。贵州少数民族需要通过国家和社会的力量来帮助保护和推动,才能有传承和发展的机会,但遗憾的是,由于粉饰的社会假象,该问题还没有引起大范围的关注。

        由于笔者是汉族,未长期处于贵州少数民族的环境中生活,缺乏对其历史、语言、文化、传统等方面的深入理解,只能依靠各种见闻,与学者的交流,实地探访,文献影视等方式初步了解,从而不得贸然对贵州少数民族文化的内涵、信仰、传统进行肆意改编或设计,所以未选择直接对贵州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创新设计展开具体工作,因此只能通过艺术性的方式来表达现阶段所观察和了解的问题与思考。因考虑到贵州少数民族的多样性,以及实地勘察的气候、时间、经费、深入性等客观问题,本作品将主要以贵州最大的少数民族群体——苗族,作为主要对象进行创作。

       《千岛恐惧幻想曲》的批判性质,以现实中人们所看见表面的“光鲜华丽”,与隐藏在内部的“支离破碎”为最大的矛盾点,也是本作品采用超现实主义手法所关注的“纯粹的内在对象”,起源于真实却又颠覆真实。如果以教条的方式向人们直接传达贵州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困境和问题,不一定足以引发思考,甚至被忽视或抵触,继续沉溺于表面的假象中,虽然如今许多学者与社会各界人士已经认识到贵州少数民族文化所面临的危机,且已经开展了多年各项保护工作,整理了大量文献和数据,提出了许多整改文件和倡议,但仅从视觉角度层面上来说,文字的表达不够直观,专业的术语和海量的历史,使大众的阅读门槛被提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不利于传播和推广,因此以视觉传达为传播的手段就显得极其重要。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教育的深度普及,信息的广泛传达,技术的快速进步,人在接收无数信息的同时,也在不断筛选和甄别包含实际意义的内容,从而不断挖掘真相,《千岛恐惧幻想曲》的意义,除了在视觉的独特风格上吸引观者,同时也以传统为基础而突破传统,以全新的视角反映当下存在的社会问题,并借助现代化多维度的信息传播媒介,以最纯粹的表现形式但是又多样化的传播方式,重新颠覆人们对于贵州少数民族的固有认知印象,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反思,成为贵州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启示录,为贵州少数民族的发展道路奠定部分基础。
云上-网页-21
千岛恐惧幻想曲2


        本张以贵州省地图为原型,使用史莱姆(一种彩色胶泥)作为塑型工具,放入彩色枯叶和少数民族银饰,使其沉陷后得到此造型。史莱姆中呈现了大量的星空旋涡,代表了贵州世局少数民族的多样性造就的文化千岛现象,而贵州地图部分与周边临省的格格不入,表达了贵州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封闭性,犹如孤岛,逐渐逝去色彩的星空、沉沦的银饰、和杂乱的枯叶表达的是多彩的贵州少数民族文化正在走向停滞、没落和消亡,被现代趋同化的困境问题,如若任其沉沦,终将会失去这一宝贵的民族文化遗产。
千岛恐惧幻想曲12


        本张人物拍摄于摄影棚,人物身穿苗银饰品,端坐如山,象征着贵州的山地文明与自然环境,而周边挂满了许多贵州少数民族戏剧文化中的面具,由此代表贵州“千岛文化”的含义,而人物面容的无神体现了些许恐惧,面具们也躲躲藏藏,身前的村寨,身后的山林已搭建起桥墩,远处若隐若现的高楼,表示了现代化快速的进程,和现代文明与传统文明的相撞,优势与劣势一目了然。
千岛恐惧幻想曲13


        本张人物拍摄于摄影棚,塑料薄膜和包装袋将人物和苗银花冠紧紧缠绕,内外贴满了俗气的商标标签,人物被蒙蔽双眼,嘶声呐喊。商业化的危害不仅仅是将严格民族的智慧精神结晶变得俗不可耐,背后却隐藏的是整个民族精神文化内核的变质和消逝,一旦被过度商业化的表象,蒙蔽了双眼,就无法再看清外界,看清自身,提早的发声会让社会各界引起关注,如果沉默任其被破坏,将来即便是嘶声呐喊也只无济于事。
千岛恐惧幻想曲14


        本张人物拍摄于摄影棚,中空的头部中,残存一棵枫树的树桩,上面洒落了一两片枫叶。而其他枫叶,都已经随风而散。枫树在苗族神话中,是苗家人的祖先,千百年的信仰一直流传在苗家人心中,但是随着现代化的教育、商业、信息等普及,不少族人已经开始忽略自家传统文化。甚至年轻一辈对于本族的历史毫不知情,或不以为然。人就像枫叶,如果抛弃了自己的根,那将来面临的,必然是凋谢。
千岛恐惧幻想曲4


        本张人物拍摄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万达旅游小镇。每天都会有贵州少数民族的歌舞巡演队在景区中列队唱歌跳舞,吸引游客,但拍摄过程中,本人却未感到他们对于自身歌舞文化的喜爱和自豪之情,散漫随意的动作和聊天,眼神中表露的更多的只是为了完成工作的焦急和些许疲惫。虽旅游区的商业化现象无可厚非,但侧面表现出,过去存在于少数民族祭祀等重大节日中才会出现的歌舞仪式,如今已被习以为常,用作吸引游客的资本,演变成了失去灵魂的套餐歌舞,再多的流水线表演,也不会散发魅力,流失的文化自信会让人的迷失写在脸上,空洞而无味,蓝色部分为抽象的蜡染颜料,代表苗族的文化象征之一。
千岛恐惧幻想曲8


        本张灵感来源于苗族每十二年举办一次的“招龙节” 。招龙节以拜祭龙而祈祷生活幸福安康,以水牯牛为祭品,在仪式中,歌舞献酒后,需快速斩下牛头,不可让龙看见。而本作品意在表达,十二年的时代更迭足以让世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对于少数民族更是如此,老一辈不断离去,青年逐渐忘却传统,远走他乡,招龙节代表着少数民族的传统重要节日和仪式,也就是代表他们的文化精神内核,多年以后或许也会成为科技和经济发展机器里赚取盈利的一个棋子,连用作祭品的水牯牛和比赛的斗牛,也失去血肉,失去灵魂,牛耳挂上价格,里面早已是冷冰冰的机械,一切都是流于表面的浮躁。
千岛恐惧幻想曲9


        本张人物拍摄于摄影棚,椅子的红色象征着中国传统文化中最多的色彩,端坐的苗族女孩和牛角银饰代表苗族的文化象征,她已然化作尘埃逐渐消逝,当下贵州少数民族的文化流失,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保护迫在眉睫的危机,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半透明到全透明的过程,将会加速上升。
千岛恐惧幻想曲10


        本张人物拍摄于摄影棚,苗族女孩身着苗族传统服饰,蓝紫色与橙黄色的光线是强烈的对比色,以此表达现代商业经济文明与古代传统民族文化的矛盾和相撞,两种不同的文明相遇,从而使少数民族文化的继承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分裂异化,逐渐失去原本应该流传的精神内核,变得面目全非。
千岛恐惧幻想曲11


        本张人物拍摄于摄影棚,喜剧的核心是悲剧,会将脸上浓妆厚抹的角色,也就是戏子,在商业模式下为利益而哗众取宠的少数民族文化形式,已经失去原本的韵味和内在,只是为了迎合外人与赚取金钱,仿佛小丑在舞台上一般舍弃自我,而在幕后,才会收起虚假的笑容,留下悲伤的眼泪,蓝色的眼泪仿佛靛蓝的蜡染,代表深藏的历史根源,冲刷掉浮于表面的花哨和虚假,却又迷茫不知何去何从。
千岛恐惧幻想曲7


        本张人物拍摄于贵州省黔东南凯里市苗族郎德上寨。本作灵感来源于已停止服务的Windows2000系统界面和电影《楚门的世界》。贵州少数民族文化发展因为商业化的破坏,多年来进步缓慢,与国内其他民族文化传承创新相比已经落后时代许多,犹如封闭在深山和穹顶之中,大屏幕构建的穹顶,因为系统的落后与不稳定,信号故障而导致山峰画面变形,代表了商业化一般使少数民族文化和环境变得现代和虚假,思想观念不再符合未来发展。想要将其文化传承发扬,必须开眼看世界,走出糖衣炮弹的舒适圈大门,走向画面中的“安全出口”,不断创新,跟随时代寻找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
千岛恐惧幻想曲3


        本张人物拍摄于贵州省黔东南凯里市苗族郎德上寨。年迈的老人静坐在群山环绕的村寨中,他们也如同山一般,和这片土地共同走过了几十年。而如今不断的现代开发,让这个地方不再宁静,桥和路劈开了山脊,也劈开了老人所代表的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色彩斑斓的部分,即代表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所剩无几,走出大山,跨越江河,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去往城市,也代表着继承人的流失和优秀文化的消逝,只剩下老人们依然生活在这片土地,在盼望着什么,但同时也有从外归来的年轻人,代表着希望,投入到家乡的建设之中。
千岛恐惧幻想曲5


        本张人物拍摄于贵州省黔东南从江县岜沙苗寨。岜沙——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政府特批允许族人保留持枪习俗,曾经代表抵抗外敌和打猎生存暴力性质武器,现在已经成为世代相传和鸣枪迎客的文化象征之一,而部落原生态的面貌和族人的热情是为数不多让人感觉格外真切温暖。岜沙的商业化性质相比较其他地区而言较轻,原始部落得到了相对完整的保存。而本作品表达的是,以枪为共同载体,日本明治维新时期,西方工业文明进入日本而被打压和流失的武士道精神,火铳代替了武士刀;一战二战因为民族国家矛盾而使世界涂炭生灵;美苏冷战时期两国世界各地发生的代理战争,如越南战争等,枪炮带来了无数的伤痛和历史的消逝,而希望岜沙火枪成为少数民族的文化传承象征,枪口的杜鹃花是贵州省省花,代表和平安康与文化发展,由此祝愿其更好的发展和传承。
云上-网页-23
展览效果一览
L3D206S21ENDIO7B6DIUI5NGMLUF3P3WQ888_2560x1440
L3D206S21ENDIO7BZVQUI5NGMLUF3P3XM888_2560x1440
L3D206S21ENDIO7B7WAUI5NGMLUF3P3WG888_2560x1440
L3D206S21ENDIO7AR3YUI5NGMLUF3P3WO888_2560x1440
L3D206S21ENDIO7BAGYUI5NGMLUF3P3XY888_2560x1440
L3D206S21ENDIO7BX6YUI5NGMLUF3P3XW888_2560x1440
L3D206S21ENDIO7BM4IUI5NGMLUF3P3XW888_2560x1440
        
        因《千岛恐惧幻想曲》系列作品的特殊含义,衍生品的设计,除了面向明信片、海报、图册、少数民族音乐专辑、高端少数民族手工艺品附赠品等包含高度文化价值的产品以外,不以插画或主视觉等形式附着在廉价商品表面出售(如旅游景区出售的休闲衣物、手机壳、食品包装、纪念品包装等),杜绝成为流水线式生产的商业化附属品,以保留其艺术高度和文化价值。将自身定位作为文化产品的意义在于,不以实用性和装饰性为主,而是当观者拿到《千岛恐惧幻想曲》任意一种形式的文化产品的时候,能够通过作品所表达的含义,去对贵州少数民族的历史和发展困境有一定的了解,使过去的刻板印象和固有认知被打破,引起关注和思考。

衍生品——图册
e02a8c227461c5d5916ed43effbb409
0276beb941148d444e64a9d3cc796d9
5faa428c9001680f3f52205fba3d5e0
38bef1eb860024a016d373ce4dd30cf
123456
5b56a8f58fef8b4a8a5f1098cee1a90